一个农民吴子桂_医药新闻_100医药网
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健康之路 > 一个农民吴子桂

一个农民吴子桂

  据农业部畜牧兽医研究所专门研究禽流感防治的专家介绍,农业部花了12年,用了100多个亿,至今还没有得到特效防禽流感的中草药产品,而一位农民基层党员、参战老伤兵、民间土医科研人员,积极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积极为国作贡献,发明了防治禽流感的特效中草药,开创了与造纸术、印刷术一样重大的历史成就,他就是湖南省长沙县徐特立家乡的业余读了53年中医药的艺术博士、一代宗师、艺术泰斗、“怪农民”吴子桂。

  1959年,不到17岁的吴子桂应征进入部队,来到离家数千里的青藏高原服役。由于普通话说得好、脑子活、吹拉弹唱都有一手,他先后当过通信兵、防化兵、文艺兵等。

  

  谈到当兵的那段经历,吴子桂便有说不完的故事和感触。记忆最深的是在西藏剿匪战斗中没水喝,战士们的嘴唇都干得裂口了。因为缺水大家都尽可能不说话,但吴子桂承担着通信兵的职责,时时刻刻都需要喊话,嘴唇破裂出血情况更为严重,只好用漱口杯接马尿喝。因不堪重负,吴子桂病倒了,并就地做了手术,被割去了双扁桃体,从此结束了当歌唱家的梦!

  1962年,吴子桂参加了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冲锋时,敌人的子弹击中了他的战马,马肚子被炸开。吴子桂被甩下马背时,脚还夹在马镫里。"就这样,被马拖着跑了100多米,马也倒地了,他的脚也断了。"吴子桂描述道,马被击中后,敌人更加猛烈地射击,他顾不了断腿的疼痛,咬紧牙关赶紧向敌人投掷了仅有的两颗手榴弹,阻止了敌人的进攻,杀死了5、6个敌人。后来吴子桂被战友救下,送到了后方医院。

  两兄弟一天参军的吴子桂说:“能活着回湖南就是最大的幸福。”1964年回家探亲时,凭着战场上的英勇表现,家乡的省军区司令龙书金,破例邀请吴子桂到省军区,受到在湖南检查工作的叶剑英元帅的接见。

  军旅生涯经历,给吴子桂的人生烙上了深深的印记,在他手里骑死和累死的战马就有5匹,为祖国人民的安危冲杀在西陲边疆。在家乡他骑破了8台单车、4台摩托车、开破了2台汽车,用音律艺术赚钱养家糊口,也亲手救治和收养帮扶了24个流浪病人、特别五保户、贫困学生和绝症病人。几十年过去了,他仍喜欢穿着部队所发的常服,吃着红薯、芋头、面条等简单食物。

  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吴子桂的父亲是被日本鬼子活埋的,家中无田无地无房屋,借住在外婆家。可怜的母亲天天讨饭要养活三个不满8岁的崽女,三个小孩直到解放才进了人民政府的学堂,小学都没毕业就要自己种政府分的田地养活自己……

  吃尽了艰难的吴子桂最爱读毛泽东等人的“青少年时代故事”,立志要学习伟人关心国家大事、关心他人幸福……

  在部队为边疆群众拾柴挑水送慰问品,转业后他处处为人民做好事,救灾赈灾、捐资助学支援大学生创业等几十次上百万元,吴子桂是长沙市“历届雷锋先进代表”、长沙县、长沙市、湖南省“五好文明家庭标兵”和“全国五好文明家庭”,其政论文《无职无权的共产党员怎么当》一文发表于《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等国级党报,后收编为全国党课教材。就治党、治国、治军、治台、治教等向中央上书27封,打响中国反腐第一炮,中央新闻频道用150秒首条报道了这个无职农民党员。省市县委各级领导和中央连三界主席亲自接见或派员到吴子桂老家探视,面询治党治国理念。

  “钢琴之家”14个成员获国家国内奖项39项,十年内三次应邀出席检阅,《世界名人录》、《全国政协委员大典(湖南卷)》、《中华名流世家大典》等39部国际国内典籍相继载录入编。

  世界唯一的农民“钢琴之家”

  退伍后,吴子桂回到家乡,从未申请过调出农村,拖着战伤遗疾,办公司和后来用去了600多万元的防禽流药物研究,也没有拿过政府的任何资金补助。他当过村干部、教师、泥瓦匠。闲余时间,他不忘继续钻研在部队里学到的文化知识和乐器修理技术。

  谈及后来去中央音乐学院拜师学艺,走上钢琴调律师之路,吴子桂说,除了谋生,最大的原因还是兴趣驱使。"在部队当文艺兵的时候,各种乐器都搞一搞,(乐器)出了问题就自己修,一来二去就越来越有兴趣了。"

  1980年,年近40岁的吴子桂只身来到北京,向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王德华拜师学艺。王教授被这个农家汉子的执著深深感动,破例将其收为弟子,吴子桂也开始了长达30多年农忙为农、农闲为钢琴调律的生活。

  凭着精湛的技术,"吴氏调律"从一个小山村走向北京,走出国门,享誉海内外音乐界。很多重量级人物都纷纷邀请吴子桂前往调琴,所到之处,有口皆碑。慕名而来拜吴子桂为师学艺的300多名弟子更是遍布国内外。

  

  吴子桂为江总书记调拭完钢琴后,主人安排在主席密室用点心

  1994年,他在全国钢琴调律师评级考核中被评为6级(最高为9级);他将自己近30年的乐器维修与钢琴调律知识和经验总结成册,写出全国第一本钢琴调律专著《钢琴管理知识》,获得全国钢琴教授和专家的一致好评。他应邀为省内外300多所大专院校、电台、电视台义务讲授“教学乐器管理知识”专业课和政治教育课,受到普遍欢迎和好评。为发展钢琴调律事业,后继有人,他已培养出包括他儿子、儿媳、女儿、侄儿等亲属在内的上了《中华名流世家大典》的音律艺术家14个,大多数经他培养的弟子已被中央音乐学院等录取学习深造,独创公司。他的家庭已成为我国乡村第一个集钢琴修制、钢琴音律调试及教学、钢琴演奏教学、钢琴销售、北京钢琴大会承担、湖南古董钢琴博物展览于一体的“钢琴之家”,经常完成联合国、中国第一家庭、人民大会堂、清华大学、几十个外国驻华使馆、中外大钢琴家的钢琴调试任务,这在世界钢琴调律史和钢琴事业上是一个奇迹。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东亚地区儿童艺术节”于2001年8月21日至23日在北京天坛举行。当时由中亚五国100名儿童同时演奏100台钢琴,称为“百台钢琴大演奏”。为了使这100台钢琴的音律完全达到国际标准,需要对它们进行调律。然而,由于数量大,时间紧,北京的调律师都感到有些作难。组委会找到吴子桂,他应允完成任务。第二天便从湖南带着儿子、女儿、儿媳、侄儿等7人乘火车到达北京。这时,离第二天的开幕式只剩下12个小时了。当吴子桂带着儿女们来到演奏现场时,他傻眼了:100台钢琴密密匝匝地排成一大圈,琴与琴之间仅能站立一个人,连弯腰都不方便。由于是在露天,灯光按得太高,光线太暗又不利于操作。更要命的是,此时场地上各国代表团的乐队和演员都在进行排练预演,笛声、琴声,此起彼伏,而钢琴调律又是最需要安静的。一直等到11时,演奏现场终于安静下来,但灯光仍然没办法解决,这时离开幕式只剩下不到10个小时了。真是火烧眉毛啊!“就是摸黑也要干!”吴子桂带领大家迅速进场,将8个人化整为零,分散包片,这样就不会互相干扰。然而,夜里露气太重,钢琴不一会就被夜露打湿。他们只得脱下身上的衣服当抹布,边擦露水边操作。到第二天早晨8时10分,离开幕式只差一个多钟头的时候,吴子桂大汗淋漓地向组委会报告:“调律完毕,请验收!”立即,各代表队专家、北京音乐学院的教授、著名钢琴演奏家及艺术节组委会官员近20余人对100台钢琴进行检验。结果,100台钢琴音律全部合格。从此吴子桂家庭调乐团队扬名海内外,开启从一个调琴工匠步入钢琴调律大师的行列。

  吴子桂至今还是长沙县江背镇美新村的一位农民。他有田有土,农忙时他和农民一样下田栽禾、收谷,种菜锄草,侍弄庄稼。他的钢琴调律培训基地就建在自己的家中。有人问他:“你为什么不把家搬到长沙城里去呢?”他说:“城里太喧哗,不适合带弟子学钢琴技艺。只有安静才有优雅,只有优雅才能学习和享受音乐艺术。”

  其实他这只回答了一个理由,他不想离开农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热爱农民,不忘记自己过去所受过的苦难,让自己、子女及弟子都永远像农民那样为人真诚厚道,做事踏实勤快,学艺永不满足。

  

  中国防禽流首席专家吴子桂博士近影(2017.8.3. 于长沙家中)

  他说:“草不勤锄田要荒,琴不苦学艺无长,子不严教不成器,人没修养不叫人。我就是要我的子孙后代和弟子们耳闻目睹农民伯伯是怎样做人,怎样种地,怎样勤俭生活的。让他们从小就养成良好的品德和艺德。”30年钢琴调律生涯,千辛万苦修成正果。

  2013年,钢琴之家还筹资近2亿元人民币,历时两年,走遍五大洲的28个国家,收集了近100多台时间跨度近300年、集世界多位著名音乐家用琴和皇宫典藏珍品古典钢琴,在长沙橘子洲办起了一座古董钢琴博物馆,由吴子桂之子吴红德出任馆长。

  吴子桂说,世界历史上懂钢琴修理调律的第一人是中国明朝的朱载堉。吴子桂表示,他之所以要建古董钢琴博物馆,就是希望让全中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近500年前的中国明朝应是简单钢琴制造和钢琴音律学的源头。延到今日的最适用的钢琴音律律学基础,还是500年前的“12平均律”,西方巴赫在200年前使用的钢琴调律律法,也还是以朱载堉的“12平均律”为理论基础,至于后来各国的大师们虽发明了“三度”调律法,也都是在“12平均律”的基础上发展衍生的一种近年试创方法,至于机械仪表调律的音准稳定结果,只是昙花一现的无生命力的音律调试方法。

  沉醉民间医学,用20年成功研究防禽类流感产品

  除享誉海内外的调律事业外,吴子桂还一直爱好民间医学。从64年开始学习少林医典,到现在的这些年里,虽然每天从早忙到晚,但他给自己制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星期一学什么、星期二学什么……都贴在墙上,每晚下了工回家,匆匆吃点饭,就开始学习医学知识和偏方医例,收集特效医案……”吴子桂集几十年的救死扶伤经验,创造了“面诊”、“遥治”和“30秒救心”法。在超过40年的社会救治中,吴子桂都是以“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治病从来不收费用。

  他的第一个"病人"是他44年前年仅三岁的大女儿。她全身起了脓包,在70年代得了这种病是治不起的,吴子桂还是硬着头皮将女儿从乡下背到一百多里远的湘雅医院,虽花去了两个月当民办老师的工资50元钱,病还是没有任何改变。吴子桂说,后来他在医书里找到一个药方,用到女儿身上,治好了大医院治不好的“遍身脓包病”。这件事鼓舞他继续学医,也让他初步意识到中华医药的奇妙。

  几十年来,吴子桂从对家人以及社会人员治疗的实践中,逐渐积累了一些有效单方和特效疗法,也为不少困难的乡亲和在火车上、汽车上、飞机上、宴席等场合下抢救了无数的危急病人,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而且从未收过工钱和药钱。在战场负伤的病腿近年来多次复发,有时候甚至不能行走,他也是用多个自组中草药治疗康复。79年6月,他将“8瘤三刀一死人”60岁的杨七公从待殡中用几条虫子苏活。7天后杨七公撑棍子找上吴子桂再求一副药,18天病人身体康复如初,又去为人看红砖瓦窑火色赚钱。70岁他把棺材卖掉,75岁去世,健康生活14年。2016年4月,吉首好友的70岁姑妈在吉首县小溪村误食农药中毒生命垂危的病人梁家花,当地医院抢救无果,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好友用电话急向吴子桂求救。老吴当时人在长沙,路隔千里,用他常用的遥治法,指示按方下药,医院医师照方施药。五天后,病人出院,至今平安生活。

  “面诊”也是吴子桂经常救人和预告防病的一大特点。在他的名片反面中有八个字“虽生断寿、出语无虚”,这在他几十年救死扶伤中得到过无数次的验证。徐特立故居五美中学有个艺术班,该校校长李良德请吴去讲课,吴不认识陪课人叫什么名字,但发现他病入膏肓,下课后告知校长,此人两个月内“生命难保”。李校长一脸的不高兴:“你一个艺术家,怎么讲出这种话来?”吴子桂说:“两个月以后你再问我!”一个半月后,吴子桂回到家乡,见到路边烧了一堆衣物之类,忙问学校商店服务员:“这又是哪个老人去世了?”熊术光回答说:“五美中学刘主任啰,才从火葬场把骨灰接回来的!”像这样的事例,在三公里以内就有三个,这种“视诊法”,实际上他家保存的古典医学中就有明显的记载,吴子桂不过是活学活用于中医药实践中了。

  将家族钢琴事业逐渐交给子女们经营的吴子桂,如今每天醉心于中医药书籍,潜心研究中医对身体的调理以及对禽类流感的防治。

  

  经过一次次编组复方、一个个复方检验,以及从自家小鸡场到数万只大鸡场的反复试验,吴子桂历时20年研究的防禽类流感瘟疫产品终于大成。2015年,他申报了"防治禽类流感瘟疫饲料添加剂"国家发明专利和申报注册了“吴子桂品牌贡禽饲料”。

  "它是纯中药产品,可以解决‘禽流感’和‘人禽流感’的大问题。"吴子桂对自己的药方很有信心。他表示,希望用其造福更多的养殖户,让民众吃到健康、无西药毒素的家禽。

  吴子桂发明的核心专利产品——贡禽牌防禽流感饲料,经过十多年研发和应用,在家禽流感频发的当下,尽显抗禽流感的英雄本色。

  在20年的研究过程中,共76个中草药组方,一个个试验修改,成败教训深刻!在两次无意对比试验中出现了奇迹。

  

  第一例:2001年12月1日开始,作两家暗中对比,吴子桂邻居王改良围养了50只鸡,两家隔一档有缝的围墙;吴子桂散养120只鸡、7只鸭、3只鹅,吴子桂家的鸡鸭就在春节前喂下了这个单方的药粉子,那时候心里还有怕下重了量会出现问题的思想,于是吴子桂每只鸡用镫子称称好,各下两克,用大米饭拌食喂下……到3月20日前,外面到处讲“鸡瘟又来达!”在20来天里的风浪过程中,对门屋里、上屋里、下屋里所有鸡鸭基本死光,由于吴子桂放散养的满山跑,乡里一些人死了鸡不埋,只看哪里有荒山就往哪里丢,所以吴子桂前面散养鸡的山就围子山是公共荒山,四周的死鸡、死鸭还一只大死狗全丢到吴子桂养的鸡的活动范围。因为那时他经常外出调钢琴,好久不回家,而他家的鸡没发生什么死的现象。吴子桂老婆也没有在意外面发生的瘟鸡情况,照常天天捡蛋,天天喂食。等吴子桂调钢琴回来才知道家乡又发生了鸡瘟病,他到自家鸡场一看,山上到处都有乱七八糟的死鸡死鸭死狗丢在那里,有的已经腐烂生了蛆。吴子桂家的鸡鸭都用爪子去扒死鸡的尸体肉吃,有好多尸体被他的鸡鸭啄得变了一个空架架。在这样的满山瘟鸡死鸭的情况下,吴子桂的鸡天天生蛋,公鸡照常追母鸡“打水”。120只鸡,除了吴子桂自家的狗咬死两只外,其余118只全部活得好好的,对吴子桂的鸡鸭,好像外面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可是隔墙的王改良家一直不理解,为什么隔条围墙,家家瘟鸡,就是吴家鸡鸭不死??其实吴子桂老婆也不懂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嘴巴不关风,如果她晓得吴子桂喂了什么试验药,她会像放“凤尾鞭”一样家家户户讲一遍!这一次的无意对比试验就得出了这样一个喜出望外的结果。这也是他为什么卖出了专利,对方付完了两个亿的款,吴子桂还敢签药效结果和赔偿事宜的保证的信心的来源之所。

  第二例:时间为2014年,地点:江西抚州临川区青泥镇彭家坊养鸡场。负责人徐舜华,电话:18970843993。这个场是=以前总是死鸡死鸭,特别是只要一来瘟病,总是大批的死掉。2014年徐舜华经湖南的朋友介绍,买了吴子桂所研制的防禽流中草药,出现了一个奇迹:三月份,他岳父去世来浏阳奔丧,听说有买,就抓紧机会买了带回江西,到家就喂了,由于冬鸡只留300多只了,几天后又买了300只小的进来。由于当时用药时没有想到要留一部分给以后买进的鸡吃,结果20几天后,鸡瘟到处发了,家家死鸡埋鸭,他家的大鸡全部活得好好的,小的因为没吃预防药而全部死光。这个家庭场里通过这次用药,教训深刻!今年又多次打电话要买药,吴子桂已于去年停止了一切试验,也就不再免费供应药饲料了,经他们再三要求才特制了点快递过去了。在后来的这些年里,他在北方10省经中管院院长潘福忠亲手对小鸡崽的试验和在湖南、湖北、江西的几百场试验后,得到了三个完美的结果。

  人流感、禽流感、人禽流感的病源病理及医治战略

  饲养禽类,作为农民的吴子桂近70余年,历年因“瘟疫”死鸡死鸭,从无染身中毒;但自90年代以后,禽类流感瘟疫发生概率逐年增加,对禽类产业和人类伤害越来越大(哈尔、呼南县一次掘洞推土机奄埋死禽60万只,广东温民养鸡集团一年损失30个亿;平均全国每年因禽流感瘟疫损失近1500亿元。从1990年以后,禽流感对人类因感染禽流病毒而死亡人数逐年增加。吴子桂看到“禽流感瘟疫”对国家人民生命财产的巨大伤害和损失,心如刀绞,于是下定决心,立即弃艺从研,利用53年的业余中医药学习和实践的经验,不攻破“禽流瘟疫”誓不罢休!

  吴子桂从隋未唐初药物学家孙思邈的这样几句话中得到感悟:“夫为医者,必须先洞晓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以毛主席“实践出真知”、邓小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自己主张的“时乱政挽局,和平医救人”等思想为指导,对“三流”进行了持久的深入广泛的调查研究和几十年的亲身试验。

  一、人流感

  1、人流感病源和病理:风寒气流流动时,弱体生物的表露皮肤会产生“冒犯”感觉,特别以“鼻子”最为敏感。受冷空气和气流冲击后,敏感部位温度急速下降之时,其“冒犯”部位神经正常工作能力下降,供养物质送达指挥系统送达的量和质出现了紊乱,致使一些部位产生了不适,这种不适之毒就是人们所说的“感冒病毒”,广告中“感冒是病毒引起的”之说应更正为“感冒是风寒引起的”更为确切。人流感防治的最佳方法还是加强体质锻炼和食药补助达到阴阳平衡体质。

  2、治疗指导:人流感因其病多发于春夏风寒雨季,体质寒虚的人群,应以驱寒除湿温肺为主,辅以食疗(莲子、红枣、蜂蜜)。姜为驱寒、咳逆、逐湿、暖宫的主要食材,可视症重用至300-800克。感冒初起在鼻,若疗方不及将染于肺系(鼻为肺窍),春天出门,多戴口罩为好。凡因风寒引起的感冒,因寒发热高烧、面红、喉干舌枯、怕冷均为表像,其病源为一个“寒”字(具多杂病者另论)。吴子桂提供咳嗽速效方一个:生姜30克—100克(因年龄而增减)捣碎加上等蜂蜜30克到300克,蒸开15分钟,分3-5次趁热服下(一个小时后重服),一至三服彻底治愈。切忌吊水(长期吊水的男女,因免疫功能下降可能影响生育)。

  二、禽流感

  1、禽流感:古人曰:“鸡瘟”“扁毛畜生发瘺”——禽类流感和瘟疫(“新城疫”),两病病源均为大地季发性毒性地气,受气压气温作用下迸发释放,随风流扩散,形成有毒气体。是地表物质沉积污化而形成的“瘴气”之毒,和人流感病源有根本的区别。这种气体对免疫功能强健的人类并无影响,但由于禽类和少数被西药过度地、密集地年复一年地使用的人群,对这种有毒气体不具备免疫能力,所以只要季节变化,温湿度不佳,该病毒冲出地表,随风乱蹿,首当其冲的是长羽毛的禽类和缺乏免疫能力的人群!

  在研发初期,吴子桂对此病病源不得其解,从设想第一个组方到第74个组方实施近10余年中,均无满意效果,因药方思路方向错误,药方挑选不当,曾造成过试验点禽类生长缓慢甚至死亡,实验中赔损巨大,多地多点试验,单次赔损达到6-8万元。自2006年开始访问俄罗斯、泰国、韩国、缅甸四国作禽瘟调研,再在北方10省由中管院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潘福忠亲自代领,吴子桂用四个专家的不同药物作鸡崽子药物存活率对比试验。经过一年的比较,吴子桂的防禽产品名列第一。随后走访国内湖北、湖南、江西、四川、云南、贵州的山寨药师和泰山、衡山、湘西古丈,长浏两县市近100多位“三无”土医,乡土药店(在长白山向朝鲜族张老太太求方时双膝下跪,泪流满面),终于在云南景洪市勐海中缅边界中药市场遇一位卖药老人。87岁的李八土药师,向吴子桂提醒:“你读过《七擒孟获》吗?”一句话让吴子桂有了思路,从与他前后近4个钟头的谈话和在四川、云南、贵州三省交界处的陈平、金沙镇一带大山中调研共二次40多天中,有了组织破解禽流瘟毒的指导思想。先后组织试验了第75个方子,直到2013年第76个复方的结果让吴子桂更加喜出望外:

  A、鸡鸭只要服吴子桂防禽流产品,就让活禽不再怕禽流病毒(包括散山禽、家养禽、巨体禽、江湖禽、观赏禽、鹌鹑类、鸽类、野禽类等),就是丢进因禽流死亡的上千尸体中,不但不死,还能把肉体吃光,留下空架架,长得更壮,生蛋更大(关于产品效果试验,另有文本);

  B、让已“死亡”(没有断气)的禽类可以重新复活了;吴子桂第76个组方试验以来,在浏阳、长沙、株洲等县的禽流临床使用试验户中,有十几家反应死鸡只要灌一粒花生米大的本产品后喂点水,十几个钟头后都活了,两三天又生蛋了!

  三、人禽流感

  在西方医药进入中国前期的数十年中,人们经常吃瘟鸡死鸭(吴子桂本身也吃),也没有得过什么鸡瘟病,历史上也没有记载过因其而死亡的人类。为什么进入90年代后,这种本来只有禽类得的病,开始往人身上传染了呢?这有如下几种重要原因:

  一是由于中医被广泛忽视,宣导能治标又治本的传统医学的传媒少了,学习人员少了,药物栽培技术改变了降低治疗效果了,懂得中医药“以毒攻毒,达到两毒平无”概念的、领导中医事业的人员不是中医行内人物了,法律对中医保护的力度降低了(出了问题追查报道直至问责坐牢的比西医的比重失衡了)。“三把杀人刀”(放疗化疗点滴)伤害的中国患者,不是中医误诊伤害的一至两倍,而是上千倍万倍之多,有几个被问责被追刑了?明明证实“三把刀杀人”而一直在用的责任,也无人追究,这样年复一年的人们过多地服用西毒药品,过量地多开西毒药品的医务人员,让中国国民体质极剧下降,导致一部份人抗拒自然病毒的免疫力大幅降低。所以一遇到季节变化,大地迸烈出来的禽流病毒就无力抵挡,这种人“中枪”机会就比用中药治病保健的人多得多!(吴子桂的一个亲戚就是这样,从1岁到10岁总共吊过50多次水,现在好多东西只要吃下去就受不了,变成一根豆芽菜)。北京的中医药店除了同仁堂以外倒闭关门的占了40%,要把一个复方药抓完整,非跑几十里不可。这个信号将给人们带来的是什么?一个白血病本来用中药30来天就可以将十几个偏高偏低的血液指标恢复正常,只要两三万元就可以解决的重感冒,可到了西方医院就变得要“换骨髓”的“肿瘤科”,中国人的好多病不是自己病死的,而是被医生治死的和吓死的。所以人禽流感也一样,被西毒治伤了的体质,是很难抗拒这种病毒的。中国的“人禽流感”如果不正确解决,五年后将是高发期!

  经过近10年本产品对人体的直接服药试验(吴子桂、儿子、孙子、女儿、女婿、外孙、侄儿、侄女、侄外孙女、干女婿、干女儿及其子女、邻居友人和吴子桂300多名学生等),十几年来,吴氏群体无一人感染过禽流病毒和传染病史。根据禽流瘟疫病毒与其对禽类和人类伤害的共源共性及传染途径相同的数年试验结果论证,吴子桂“防治禽类流感瘟疫纯中草药”,添加到一切饲料之中使用,有如下14个亮点:

  1、使用方便(拌食);

  2、药源充足(数百年永远无须进口);

  3、制造简单(抓中草药手磨机就可以加工,方便农户);

  4、办厂难度小(100万元办小厂,投资少,产量小而辐射面积大);

  5、节省防治成本(以1公斤重禽防治成本计算,每只只需4角钱,可保一年期防流瘟效果);

  6、节省防治劳力和专业人才(不要打针、喂药和为防禽流而使用大批兽医人员,转其研究对大牲畜的中草药施治,提升无西毒、无激素禽畜的食用健康水平);

  7、大幅度提高食禽安全率(由于防流瘟可以不再使用西毒药品,从而大大提升了禽类的营养质量和食禽人的健康水平,为再准备抗日作好国民的体质准备,也更是安全无毒的绿色产品);

  8、可彻底恢复60年前的养禽模式(由于解决了“流瘟”这一养殖业的头等大问题,有条件者就可以实行散养、野养了,使禽类食野生植物和野生虫蚁,让禽类增强跳跃能力筋骨活力延长生长期,增加禽的天然营养成份);

  9、大幅度提高养殖者的经济收入(在相对增长养禽期而增加饲料成本的同时,禽由于不再吃西毒防禽药物和激素而可提高毛鸡和鸡蛋的销售价格,将目前的毛鸡价由原均每斤15元增至每斤40-60元,蛋由现在的每个1元增值到4-6元/个,长沙浏阳江西等地已使用本产品经得起无流瘟检验的养殖户,毛鸡最高价为60元—80元/斤,蛋6—8元/个还经常排号订货);

  10、全国同时使用本产品,每年可为国家挽回因流瘟而损失约1500亿元的经济流失;

  11、如果全国体弱人群愿意服用本产品防人禽流,其人禽流发生率可能大幅下降,就算得了也会轻微得多;

  12、由于本产品解决了养禽场的“恐瘟症”,政府部门的“限时出栏”令可撤消(欧美35天,中国50天)。延长养期再不会受成片死亡的威胁,人们购食禽类也放心安全;全国活禽市场可平安开放,养殖户的收入会大大的增加;

  13、本产品已申报国家专利,其号为201510092788.8的“吴子桂品牌”和“贡禽饲料”,得到了以沈梦培高级参事为主的专家团队的严格评审,已定为“国家保密10级”产品。

  14、由于有了无禽流毒素的禽品问世,可派生绿色饮食业的大商机,并可连锁至国内外成为大产业,防人禽流病毒口罩,可应运而生。

  四、防治“三流”战略设想

  1、建议政府广泛动员全国国家和民间中西医药工作者,总结重西医轻中医给民族健康状况带来的严重后果,从法律法规着手,改革医药领导结构,从沉痛中吸取和加强行家理手对中华医药的领导,队伍的培植,清楚认识抗战时期、和平时期民间土医的重要性,挖掘医药能匠,支持就地执业,解决就医难、就医远、就医贵问题,享有国医人员同等政治、政策待遇。如果把全国被埋没山野的十万土医大军,能让他们发挥出“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和能力,国家每年可减少医疗费用的百分之五十,救下被“三把杀人刀”而死亡患者的百分之三百。可惜的是,截至今天还没有一个提到过“关心重视”民间土医的政府官员和权威文件!

  2、建议立即坚决取缔西方“三把杀人刀”(放疗、化疗和点滴),追查引进不佳医疗手段发现损伤中国国民而继续长期使用的责任人,像追查中医王X用朴硝过量而造成人命案一样地追查继续“合法”杀死上百万患者的“三把杀人刀”的长期使用责任!

  3、由于中国完全自我解决了中草药“防禽类流感瘟疫”问题,吴子桂建议我国立即停止进口西方有毒防禽流西药,撤除一切外国在华防禽流瘟疫已审批或投产项目,让中国人用自己生产的没有任何毒素的中草药防禽流瘟疫的放心健康环保天然产品。

  4、对本产品以毛主席相信“人民群众有伟大的创造力”和相信老党员老土医的“为人民服务”无私的精神,少点怀疑,多份信任。在专利开发方面,学习日本开发到83%的比率而不是我国的23%,此发明在吴子桂手中已搁置三年零三个月,对国家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鼓励全国有志国家、民间医药工作者,为振兴中华,实现习主席和党中央为祖国设计的伟大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吴子桂在湖南康星鸡场协助处理禽流伤害现场

  现在,吴子桂以中国共产党党员身份,抗战老兵身份,业余读中医53年的湖南民间土医的身份,向全国人民庄严宣布:困扰人类有记录的140年的“禽流感和瘟疫”重大难题,被彻底攻破了!成功了!活禽市场在不久的时间里可以全面开放了!大家从此可以吃到无流瘟病毒的活鸡(禽)了!他的发明专利产品,也由国务院高级参事沈梦培领国家各路专家团队评审为“国家保密10级产品”,目前世界上已有的270多个同类产品中,进入国家保密级别的暂时还没有。经全国76家单位争相购买,由四川东方紫公司一锤定音——完整两个亿落地签约,了却了吴子桂的美好心愿!

  积极行善的现世活菩萨

  这是一个只有心怀观世音菩萨心肠者,才能做到的感天善举!

  吴子桂一生资助和收养的30来个各类困难绝境中的人,其中有一个特殊人物,她就是湖北省石首市九合垸乡焦市村的雷凤姣。

  2011年4月的一天,吴子桂去星沙一桥代售点买火车票,由于没有公交车了,只好等的士返回,又因斜风漂雨就把伞朝北斜着打了,不在意中看到路边树底下有东西在动。他以为是狗什么的,就挪远了几步,过了一会那树荪子又在动,吴子桂觉得不对头,就走过去把树枝拨开,一看是一个小孩。吴子桂就用手把人提起来,天啦,全身是一只落汤鸡,眼睛呆滞,问话无声,饥寒交迫,强烈颤抖,站立不得……此时的吴子桂,眼泪刷的就出来了:“假若这是我的崽女……”于是马上脱去自己的军大衣,将这个可怜的流浪孩子包裹着,这时刚好有一辆的士过来,吴子桂马上大叫停下,要求帮忙一同搀扶进了的士……此时的吴子桂身上已被雨水和小孩身上的水渗透。

  

  吴子桂在中央网络电台采访时向全国宣布吴子桂防禽流产品成功

  到家以后,家人马上将自己孩子们的衣服为流浪小孩换上时,由于过度冻饿,小孩连自己脱衣换裤都做不了!这时才知道是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女孩……一碗老姜胡椒鸡蛋汤下去,小女孩开始把眼睛睁开看着周围的人和环境!有气无力地说了点什么可听不懂……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多小孩醒了,当家人整理被子时发现被子上到处是红的,就问她是不是来月经了,小孩说“天天是这样的!”作为一个读了40多年医药知识的女性健康医疗者的吴子桂,知道这个小女孩绝不是一般的“月经出血”那么简单,于是紧急送往长沙县八医院就诊,进行全面体检查结果为营养性综合缺失症、妇科严重支原体、衣原体等7种病。第一次开药就花了3800元,后来两次和星沙博爱医院共20天治疗后仍有不能彻底杀死的支原体,直到送北京解放军306医院,才正式将7种病毒彻底杀灭。

  因为女孩只知自己的名字叫雷凤娟,8岁父母离婚后判归父亲管,父亲爱牌爱玩,从不关照她,女孩事情没做好,只有打的办法。母亲嫁人后,小女孩找上门她就躲开不见,所以从那时起就开始流浪,饿一餐饱一餐,晚上不是草堆里就是人家鸡棚里,餐风露宿,饱受折磨。到12岁那年,小女孩有点姑娘模样了,就被骗强奸,怀孕流产,由于长期缺营养,产后流血不收,加之无亲人护理,洗的生冷水,喝的沟边水,受尽人间疾苦,无处求助,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睡倒天地,天地也是床!

  如果是有亲人照顾,就算流血也不会那么久,如果有父母关爱,就是穷点也不至如此凄惨可怜!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小孩说话语齿清楚了,意识清楚了,才哭诉了这个痛心的经历,但还是记不清家住哪里,自己出生年月和岁数一概搞不清。所以到了2012年3月8日,吴子桂才命三八妇女节为她的生日。吴家人陪同在世界之窗尽情痛快地感受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生日美食和生日礼物,生日快乐!吴子桂一边为她治病,一边为她打听户口所在地和父母住处。直到一个多月后,突然碰到了亲生外公才知道,此时的父亲在外打工,已经是第三个妻子的家庭,亲母改嫁在长沙县干杉乡,也是生了个孩子的母亲了。由于没有房子,父母无力接受回家,讲好话要吴伯伯再辛苦几年,好在第三个娘人穷心地好,用亲生母亲的姿态常来看望,给予同情!

  这个女孩流浪多年,饱受社会人渣蹂躏,在治疗期间的近一个月的日子里,不能正常走远,吴子桂每天必须陪护理疗。由于体虚人弱吸收力不强,打吊钉时别人30分钟一瓶吊完,而她针头插不进去药水不往身体里吸,每打一瓶要换两次针位,要烧3次热敷袋,要帮她撵挤肌肉才能完成。因病虚一天上厕所几十次的,在吴子桂每天接送的马路上,她时刻要停车解手,还没有等停稳车,她对着众人就裤子解开了,万般无奈,吴子桂只好把身上军大衣解开拉宽当遮羞布……白天还不要紧,擦洗方便,到了晚上,她情不自禁地把“红痢疾”搞到了被子上、枕头上、垫毯上、鞋子上、袜子上、往厕所里的过道上、马桶上,因为身上裤子里有,又坐在沙发上,椅子上,吴子桂不在家时,搞成满屋臭气熏天。没办法,她又怕伯伯批评,就自己拿拖巴擦,由于“红痢疾”带溏油性,除了特别臭以外,还擦不干净,洗不彻底,结果满屋都是臭不可闻,无从下手清理,只得耐烦当“父母”,天天无休息地坚持了12天这样的日子,医生拿这种现象也没办法下药,吴子桂最后才在本草纲目上找了一个单方,终于治好了这个患者自身无法控制的怪病。

  

  吴子桂教学

  本来病冶好了,父母可以带孩子回家了,哪知家里旧房子倒了,父母也是打工在外,她父母只得对吴子桂讲好话:“再拜托伯伯辛苦两年。”结果吴子桂硬是省吃俭用,请老师为她教拼音课,自己教她写字学医药,从一年级语文读起,从爱国思想教到学习雷锋精神,截止2015年底离开吴家时这整整四年中,懂得了中国头号敌人是谁?为什么不能赌博?为什么要走正路?能处处学雷锋做好事(多次到村部去做体育锻炼都是先把别人乱丢的各种垃圾捡起来送到垃圾堆再动手做操),一个真正的文盲如今能用拼音打字发信息,从一个拿扫把扫地也不会的一张白纸到蒸茶煮饭待人接物,小病自己买得药,治鸡病配药都有模有样……让她家人也从内心高兴,让她外公也刮目相看。在离开吴子桂身边时,他还向伯伯表示:“我以后找对像决不找赌钱打牌的。”

  这是一个可歌可泣的现世活菩萨行善致极的故事,吴子桂用大爱写就了一个绝境生命的重生。

  这就是怪农民吴自桂:一个执着奉献的退伍军人,一个技艺高超的钢琴音律艺术家,一个贡献卓著的民间中医大师,一个积极行善的现世活菩萨。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扫描100医药网微信二维码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医药网免责声明:
  • 本公司对医药网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本公司,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医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联系QQ:2628058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