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医药网首页 > 医药资讯 > 社会关注 > 鹊鸣专栏:人性的弱点

鹊鸣专栏:人性的弱点

 

鸿茅药酒事件之后,百度又回到了风口浪尖,先是COO陆奇离职,而后《百度竞价排名医疗广告卷土重来?!》的深度报道再度让舆论哗然。

百度的问题积重难返,博客教父方兴东在评论里说:“把陆奇当百度的救世主,出发点就是错误的,早点离开反而更好。百度的问题,只有李彦宏自己的蜕变和醒悟,才能豁然开朗。”

陆奇与百度的不兼容再明显不过。电影《无间道》三部曲,每一部都有一句经典的台词,在第一部,刘德华说:“以前我没的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第二部,黄秋生说:“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做人不应该是这样的!”,第三部,刘德华说:“我只不过想做个好人,为什么不给我机会!”当百度与陆奇一致对外声称因家庭原因离职的时候,我不知道2017年1月17日加入百度的那一刻陆奇内心是否曾经有过同样的感慨:“以前是没得选,现在我只不过想让百度做个好人。”

 

百度的恶意令人不寒而栗,网络上充斥着道义的批判,但口水说干了,却发现仍然骂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徒留一地鸡毛与内心的千疮百孔。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信息与人的关系大致分为“人找信息”与“信息找人”两类,前者以搜索引擎为代表,后者以今日头条为代表,而医疗信息的特殊性决定了其更适用于“人找信息”的搜索引擎模式,也因此,医疗信息、搜索引擎、疾病人群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牢不可破的利益铁三角,患者久久凝视深渊,而深渊同样凝视着每一个可能的“魏则西”。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今天我无意多谈百度,一块土地结出了恶果,相信不只是种子的问题。

黄秋生的话很多人有共鸣,大多数人都相信善恶有报,但拥有这样的执念也许只是未曾见识过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黑暗中的舞者》是丹麦导演拉斯·冯·提尔“良心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在他的镜头中,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小人物在纷乱的世界里跌跌撞撞,如同战场上的孩子,左躲右闪着每天的不幸,但生活并没有因为个人的善良而出现奇迹,黑暗的世界最终吞噬了女主角倔强的身姿。

“我在这片上帝的土地上生存,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导演,但我不确定上帝是否是世界上最好的上帝。”对于自己,拉斯·冯·提尔曾经这样评价,直面了太多赤裸的真相之后,2007年,他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即使暴力就在眼前,大多数情况下都可能被视而不见,有人认为在无尽的黑夜里等待虚幻的黎明没有任何意义,也有人尝试用行动去证明这才是人类对于生命的执着和基于生活的信念。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在进退维谷间跌跌撞撞,都始终难以走出历史的迷宫。

 

纵观历史的进程,也是少有鲜花满地,更多是在累累白骨上,有心无意间,以正义之名,结出不公之果。这一路上,正义与复仇、公开与秘密、理性与迷信纠缠不清。正如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在《曼德尔施塔姆》中说:“每个在这里呼吸的人都遭到了厄运。”

为什么会这样?

萨达卡特•卡德里在《不公正的审判》里细致地呈现了一部跨度两千多年的西方审判史,用铁一般的史实告诉我们与一部人类文明史并行的,是一部更加残暴的人类反文明史:相当一部分审判——尤其是那些不公正的审判——实际上是一种令人发指的反文明的行径。更为吊诡的是,即使某一瞬间正义成为了舞台上的主角,主事者尽可能地运用理性和善意,尽可能把过程公开在阳光之下,希望得到更为公正的结果,有时却仍然悲哀地发现反而离真相渐行渐远。有很多事情本就在理性之外,难分对错,也许这就是人类的认知禁区,是无能为力、是不可测、是不可知。世间本无双全法,或负如来或负卿。人类的文明与反文明、理性与非理性犹如纠缠的量子,阴阳交错,共灭共生。

斜杠青年林欣浩的畅销书《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在豆瓣评分9.5分,是一本有意思的哲学简明史,也是从古至今智商爆表,人类最厉害的天才们前赴后继的自我折磨史。从苏格拉底到笛卡尔,从休谟到康德,两千多年的哲学史,一代又一代哲学家不断思考,对世界做出形形色色的阐释,最终的答案同样令人悲观,几千年来最高级别的思辨虽有收获,却也始终无法从根本上打破理性的局限,无法证明理性对这个世界拥有必然主宰性,终极真理更是像镜中花、水中月般虚晃。

 

用心灵回归“大漠”的灵魂作家雪漠说作家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拥有一面大的镜子,它可以照出世界上的一切东西。他的小说《野狐岭》里无数的人就像毛驴那样,蒙着双眼,一圈一圈绕着磨盘走,从年轻水润,走到鸡皮鹤发,走得舌敝唇焦,昏天黑地,自以为一路山高水长,最终却发现根本走不出自己的命运。

世界就像一个巨大的磨盘,一个熙熙攘攘的名利场,在今天这个暗流涌动的大时代,你、我,都是那只在拉磨的驴。而丛林世界,芸芸众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两根金条,谁能一眼认出哪一根更为高尚?

《自私的基因》是英国演化理论学者理查德·道金斯创作的拥有巨大争议的科普读物,首次出版于1976年,中文版于22年后在1998年10月出版。

作者的观点一针见血:人类生来就是自私的,而且是一种必然的、无意识的自私。通过基因的演化,人类窥见了社会关系中基本的对称性和逻辑性,在这一过程中,人类对自己受苦受难的许多根源才有了一个更深刻的理解。对于生物间出现的利他行为,其出发点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即:帮助别人是为了别人能帮助我。

1776年3月,亚当·斯密发表《国富论》肯定人性自私的价值,成为现代商业的思想基础,但与此同时,也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人世间的邪恶再不遮遮掩掩——贪婪、虚伪、诽谤、嫉妒、痛苦……贪字头上那把刀,在暗夜发出幽幽的冷光,不管是否承认,百度的恶意源自人性的极端自私,类似的恶意同样是根植我们每一个人内心某个角落或深或浅、若隐若现的潘多拉。正如《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经验》中所描述的上世纪40年代去延安采访时记者对宋美龄盛赞共产党的正直、理想主义和牺牲精神,宋站在窗边凝视江岸,说道:“如果你们告诉我的有关他们的事是真的,那么我只能说,他们还没有尝到真正的权力的味道。”

清华大学科学史系主任吴国盛说听完道金斯讲述基因的故事,人类应该感到绝望。生存是偶然的,也是荒谬的。生命的意义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在人性的世界里那么崇高和辉煌的舍生取义、视死如归,在一个所谓的客观世界里完全是不合情理的。

《三体》的作者刘慈欣评价《自私的基因》最大的特点就是冷,比冷静更冷的冷,不动声色地揭示了生命的本质。

贪婪是本性,不贪是反人性,只有承认人性本恶,才有可能做到弃恶从善。《易经》是中华文明的源头,八八六十四卦,其中六十三卦都是祸福相依,唯有第十五卦无不利,作为六十四卦中唯一一个每个爻都是吉的“谦卦”,抬头看日月星辰、齐旋躔度、天圆地方、序列有常,低头反观自身的原罪、无知、局限与不足,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许是老祖宗对当下的我们最好的告诫,最珍贵的礼物。

是的,人无法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20世纪最伟大的心灵导师戴尔·卡耐基在《人性的弱点》一书中说,每个人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喜爱、尊敬与欣赏,但却鲜有人去主动喜爱、尊敬与欣赏他人。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弱点,弱点就是人类的局限,我们直面自身的弱点时应该选择的不是人定胜天的盲目自大,更不是宿命的悲观绝望,而是发自内心的谦卑。万恶做尽鸡不究,化得善心水长流,七日一食遁空门,骑虎成佛天共久。世间本无良人,没有必要一条道走到黑,也愿百度迷途知返,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野狐岭》最后说一群人在一百年之后,回忆自己一百年前的人生,很多人发现,在一百年前的那个当下,他们的很多行为其实已经失去了意义。当一个人把视角拉到比当下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的时候,就会发现,当下的各种执著、纠结、烦恼是没有意义的,很快会过去,很快会消失。而真正有意义的东西反而是照亮人生的那些东西,有利于他人的那些东西,是人性的光辉和希望。

世界存在着巨大的未知,面对浩瀚的大海,人类只是在沙滩上蹒跚学步的婴儿,多少个历史的转折点,理性的光芒微乎其微。希冀凭借自我,有时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即使侥幸偶得,最终也只是落到实用主义一类的自我膨胀,正因为人类天性中的弱点,让人在同一个地方屡屡跌倒,无知的错误不断重复,不断放大,一代人对上一代人哀之,而不鉴之,后人复哀后人。

《南史·高逸传论》指出世间十恶,坠及五无间地狱,刀树剑山,焦汤猛火,也讲慈悲为本,常乐为宗,施舍惟机,低举成敬。轮回生生灭灭,磨盘还是磨盘,善恶存乎一心,做好人的机会,永远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命运这把古琴,难在臣服,难在谦卑,不知未来是否存在一种可能,在野狐岭上,天地悠悠,远处传来古琴自由的声符,一群不再笨拙的身影顺着磨盘踏出舞步,带着镣铐依然起舞,忽来清风拂面,双目怆然泪下。( /健康中国2030品牌计划联合发起人、健康中国指数研究院院长  汪杨明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扫描100医药网微信二维码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医药网免责声明:
  • 本公司对医药网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本公司,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医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联系QQ:896150040